?? “这是?”玉琉璃本能捏了一枚粉色花瓣,喃喃道,“师姐,是你吗?”

????话音刚落,一道粉影袭来,范坚之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,只觉得眼前一晃,等他回过神来,玉琉璃早已经不见了踪迹,粉色的花瓣雨还在飘洒,有的落在了范坚之的头上,有的落在了宋凌霄的坟间,有的落在了玉琉璃留在一旁的大红嫁衣上,风带着花瓣,越飘越远,有的便洒向了远远等候的那队大婚仪仗。

????良久,范坚之才一个人捧着嫁衣,怅然的走了下去。

????在场所有人的双眼,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粉花漫天,好似仙境,而公主就在花瓣里突然消失了,宫人赶紧上来询问,范坚之只是抱着公主的嫁衣,似笑非笑。

????“公主乃仙子下凡,如今便是返回天界,坚之区区一届凡人,岂敢妄娶天上的仙子,哈哈哈......”

????*

????玉琉璃睁开双眼时,周身是逼仄晦暗的空间,身下似乎还有些微微摇晃,她一惊,蓦地从小床上弹坐起来,差点没撞到头顶的木骨上。

????环顾四周,这竟是在一首小船上。

????船里空空如也,只在床头一角,摆放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玉琉璃探手将小瓷瓶取了过来,隐隐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,她心中一惊,立刻将木盖打开,一股清甜的荷花香气便扑鼻而入。

????“师姐!”玉琉璃欣喜不已,这是师姐的东西。

????她握着瓷瓶,连鞋子都来不及穿,立刻猫着腰钻了出去。

????蓦地一抬眸,玉琉璃却本能倒吸了一口凉气,攸尔,满心都是喜不自胜。

????只见前方的船头上,长身立着一位白衣女子,通身洁白似雪,如墨的长发,未绾未系的披散在身后,她慢慢转过身来,长发随风舞动,衣袂飘飘。

????她悠悠抬起手臂,莞尔一笑。

????“阿璃,你醒了!”

????*

????玉琉璃激动得不能自已,泪水一串串的涌了出来,恍不知,是在做梦,还是本身已不在人间。

????“师姐!”玉琉璃猛地跑上去,一把将宋凌霄抱住,熟悉的幽幽香气自宋凌霄盈袖间传来,玉琉璃又哭又笑,“我终于找到你了,师姐!”

????“阿璃,你小心着些,我这刚买的新衣服诶.......”宋凌霄轻轻抚着玉琉璃的后背,佯做嗔怒,“这衣服可贵着呢,你如今跟我私奔了,我再不是宋府的小姐,你也不是皇帝老儿的公主,咱们穷着呢,可万万不敢铺张浪费。”

????玉琉璃依然紧紧的抱着她的胳膊,又恨不得将宋凌霄一把揉进自己的怀里。

????就算是梦,她也再不要师姐离开了。

????宋凌霄怎么也分不开玉琉璃的手,只得任由她抱着,又蓄力稳住身形,免得两人掉下船去。

????望着小师妹泪人儿一般,宋凌霄心里那个悸动啊,忍不住伸手抚她的脸庞,微微俯身,眼睛变得漆亮又逼人,唇便覆了上去,吻着小师妹的额头,吻过小师妹的脸,最后,一片柔软停在了小师妹略显苍白的唇瓣上。

????起初只是温柔缱绻,一遍又一遍的细碎亲吻,渐渐的,彼此叩开齿关,吻得越来越火热,越来越深入......

????“咳咳咳!”

????凭空里,突然响起一阵咳嗽声,但两人的吻却任然没有停止,那声音的主人咳嗽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。

????“光天化日啊,朗朗乾坤啊,我的亲亲徒儿啊,有伤风化啊,有辱斯文啊,狗粮猛塞我一大口啊......”

????玉琉璃觉得这声音好熟悉啊,及到宋凌霄的调情似的咬了她一口,她才猛然抬起头来,苍白无色的唇瓣已经变得红肿,水光闪烁。

????“师父?”玉琉璃呐呐。回头一看,只见船的另一头,可不正是站着萧玉致!跟她幼年记忆里的一模一样,岁月在她身上,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????宋凌霄拉着玉琉璃的手,往前缓缓走去,声音温温软软,“那日在山庄,你给我喂了戚神医的药,又强输内力护住了我的心脉,我无意识的却用了师父教给我的龟息大法,范坚之以为我死了,便将我葬在了西山,好在他匆匆而为,只是随意用了棺材将我葬了,加之师父帮忙,我出来的还是比较轻松的。”

????“那你的伤?”玉琉璃端端打量了宋凌霄浑身,看不出半点异样。

????“有你师父我在,小事一桩!”萧玉致脚尖一点,人便落在了两人身边。

????春风得意庄要娶玉罗刹,这样的事情传遍了天下,也传到了萧玉致的耳中,只是,她赶到山庄去的时候,到底是晚了一步,只见到范坚之让人纵火烧了山庄,又将玉琉璃送到了京城,她一人难以分_身,只得跟着范坚之派去埋葬宋凌霄的那群人,等他们走了,她本是怀着极其难过的心痛,要将大徒儿挖出来带回山另行掩埋,谁知,却听见棺材里传来一阵阵的响动,差点以为是宋凌霄诈尸了,她替宋凌霄疗伤后,武功才刚恢复半截的宋凌霄,半夜偷偷闯宫要去捞出玉琉璃,却在玉琉璃的公主殿外跟弹琴守夜的范坚之撞上了。

????当真又是情敌见面,分外眼红,两人便聊了大半宿。

????到最后,才有了范坚之的求娶,以及将大婚队伍特地安排到西山走那一遭。

????只为给所有人营造一副凌霄公主是“仙女”的祥兆罢了。

????“当真是用心良苦啊,这酸书生,心眼可真的够多。”萧玉致啧啧感叹,又杵着两人细细打量。

????“师父我非常不能理解,明明霄儿如花似玉颜值更胜一筹,可为什么那些男人,却一心只想打璃儿的主意?”

????“可能是小师妹名满江湖,不似我,碌碌无为,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名头,却是江湖上深恶痛绝的魔头宋拂云,我背了春风得意庄满门灭口的锅,还背了几十桩祸人家破人亡的锅,我说什么了!”宋凌霄摊了摊手,十分无奈。

????“哎,到底都是威名在外啊......不乏我对你俩的悉心教导!你二人也是当真听话,牢牢记着师父教的‘肥水不流外人田哦!”

????“算了算了,师父是个开明的人,咱们快快赶路吧,刚才捞走璃儿时,顺带捞走了她的凤冠,这些老大的珍珠哦,够咱们生活小半辈子的了......”

????玉琉璃、宋凌霄:“......”

????*

????尾声。

????蒙蒙江面,一叶扁舟,三人悠悠。

????“师父啊,我非常想知道,你为什么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这些年你去哪里了?关键的时候老是寻不见你人。”

????“璃儿休要胡言乱语,师父我回来一趟不容易。”

????“师父啊,我也想知道的,我这些年,不仅得要抚养小师妹,还老是要下山到处替你去还债,师父啊,你到底去哪里了?”

????“霄儿啊,师父来自很遥远很遥远的远方呢,一来一回,你们也就从小娃娃变成了各自的小情人了,当真是岁月如梭......”

????“师父你不忌讳?世人都说我们这叫伤风败俗!”

????“是吗?师父怎么没听说过呢,谁说的,师父去砍了他!”

????“师父你还没说,你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?”

????“天机不可泄露,咱们还是快快回山,办喜事去吧......”

????作者有话要说:  正文开元棋牌二八杆_开元棋牌拉斯维加斯_开元棋牌赌德州扑克,蠢作者有话小叙:此文开书开得极其仓促,也是当时为了签约才开了一万字,但我本身并不曾写过这样的古言,所以写到后面,非常痛苦煎熬,到底是坚持写完了,也把开文的坑都填完了,哈哈哈。虽然写的是很难看的一批,还是弱弱的希望大家要拍砖的轻一些,当然,重了我也能忍着的 ,放心,我绝对不会甩锅给玻璃。

????隔壁开了篇穿书现言,全文甜到底,算是弥补大家被这篇文辣到的眼睛吧,谢谢大家这两月的支持,感恩,手动比心心。

????推荐新书:

????《穿成霸总小甜宠》(改了几次名字,这个最终定了)

????文案:

????闭眼—睁眼,夏芒果穿书了,渣总追妻甜蜜蜜,她作为刚出场的十八线女配,连名字都不配拥有。

????清纯女主多作怪,霸总男主爱作妖,同刚出场总裁女配君雨茶:

????雨蒙蒙情深深,老公粉,绝对真。

????夏芒果:你怕不是想睡我。

????君雨茶:过于真实。

????[真爱日常]

????婚一天,夏芒果:怪我太冲动,离了吧。

????婚一月,夏芒果:怪我太当红,离了吧。

????婚一年,夏芒果:怪你太生猛,离了吧。

????君雨茶:离离离,就知道离,我他妈到底哪里让你不满意?

????夏芒果:你是青云巅上白月光,皓雪堆里梅花屑,是细雨敲碎在窗前,望进风尘那双眼。

????君雨茶:说人话。

????夏芒果:你让我猜不透摸不着,我们不适合。

????君雨茶:一顿摸我猛如虎,定睛一看抱肚杵?

????夏芒果:穿书不规范,摸你两行泪。

????PS:先婚后爱,双洁百合,文风甜宠爆笑,不甜来砍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