界,不缺乏厉害的人,更不缺乏会耍手段的人,你好好想想。我回来再跟你说!”叶妡妤安排了下,看着叶贝贝严肃道。
  “妈妈,我知道了。”叶贝贝认错道。
  她是真知道错了。这次她自己没多大的事,却是让胡泡泡出了事。
  要是那个时候胡泡泡没有用什么能力,她晕了过去,胡泡泡没能力对付蟒蛇妖,该怎么办?
  两只都会很危险的。
  胡泡泡和叶贝贝都是叶妡妤和胡萌萌的宝贝,这次的事的确有些严重了,虽然叶贝贝有错,蟒蛇妖那边更有问题,对于护短的叶妡妤来说,这件事是必须查清楚的,这种危险的事情,是怎么发生的,也要追根溯源,绝对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。
  胡萌萌带着叶贝贝和胡泡泡前往沈家医院,叶妡妤就留在了学校调查。
  “好好想想。我鼓励你有不平就打回去,那也是在带脑子的前提下。十岁也不小了。以后一定要小心。我们不可能一直陪着你,也不可能一直事事都能想到的。”路上时,胡萌萌看着神色担忧内疚的叶贝贝说道。
  “我知道。”叶贝贝抿了抿唇说。
  这次还是再不吃教训,都对不起胡泡泡受的伤。
  胡泡泡到了沈家的医院,挂了输液瓶,胡萌萌继续给叶贝贝输入了一些生之气后,给她开始调理身体,促进营养液的吸收。
  叶贝贝还没有醒来,外面突然阴了下来,还下起了大雨,周围的空气非常氵朝湿,甚至有些黏糊糊的稠密感。
  “贝贝,看着泡泡!”胡萌萌警觉起来,说了句站起来激发了几道符纸在叶贝贝和胡泡泡的周身,将她们两个护在中间。
  “谁?!出来!”胡萌萌看着周围喊了一声。
  “人类?不,妖?原来是混血的,难得。”清冷的声音如同深谷幽泉滴答,随着这个声音出现,胡萌萌她们所在的病房里凭空出现了一个女人。
  这个女人一头蓝色的波浪卷发,长着一双碧蓝色的眼睛,五官竟是长的有点和胡泡泡相似,只是更加的深邃,身上像是穿着鱼鳞做的鱼尾裙一样,整个人看起来气质高华,纤尘不染。
  胡萌萌看到这个女人长的样子,心里有些猜测。
  “你是谁?”胡萌萌问,放出了修为气势,看着那女人带着警惕。
  这个女人给她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这还是她在升级到了天级妖后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大的妖。
  “你应该有些猜测吧。我就不绕弯子了。我和那个小家伙长的这么像。我们都是深海鲛人一族。我是她的姑姑。十二年前,我哥哥和嫂子外出,遇到了鲸鲨皇,我们两族向来有些仇怨,不免打了一场,只是对方联合了其他海妖,哥哥嫂子陷入困境,最后哥哥和嫂子都死了。这个小家伙就是他们唯一的血脉,是被哥哥和嫂子用了最后的生命之力送走的。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。可是一直没有找到。之所以找到这里来,是因为感知到了她的气息。她会我们鲛人特有天赋秘法。”那个女人说着。
  声音极为好听,说出来的消息,非常震撼。
  胡萌萌他们对于胡泡泡的身世也有些猜测。
  猜测胡泡泡可能是被粗心的家长丢了,或者是家里出了什么变故。
  她们倒是想打听下的,只是海妖向来不和陆地上的妖有什么来往,她们也没打听到什么。
  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既然她的父母都死了,你又怎么知道他们有女儿?没死?”胡萌萌看着那女人问道。
  这个女人实力强大,神色悲戚,胡萌萌感觉不到她在说谎,应该是真的。
  若是这样,胡泡泡还真是可怜,还没出生,父母都死了。
  自己一个在海洋里飘荡,竟是到了岸上来。
  虽然感觉是真的,胡萌萌还是问了一些疑点,要百分之百确信是真的。
  “我和她的血脉关系,人类不是有技术吗?基因检测下就知道了。鲛人一族从不说谎,是最纯洁无瑕的种族。若是不信,我也可以发下血誓。这个小家伙是我们鲛人的孩子,你们收留她,我非常感谢,定会重谢。”那女人说道。
  “是真是假,等一下检测了就知道了。至于重谢不重谢的,倒是不必。她是我们的女人,就算是没血缘关系,也跟亲生的没区别。”胡萌萌说道。
  “鲛人特殊,幼年时期尤其弱小。我想你们十几年来,应该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了。虽然你也是妖,但是身上有人类的气息,我对你还是不信。若不是看你毫不吝啬生之气给她输入,看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透支生命用这个时期不能用的秘法,我就会对你不客气,是不会对你说这么多话的。我现在想知道她是不是被契约了,为什么现在是昏睡的状况。”那个女人说着走近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