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

作品:《登峰(娱乐圈)

嗑通用语,保持着一副思索的模样,突然想起来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话。
  人类本质就是复读机。
  下一秒,聂雒禹回复:【等你发消息啊。】
  【你吃完饭了?】by聂雒禹
  【嗯。】by段晨逸
  宿主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,于是段百继续沉默着吃瓜。
  这是什么发展,太日常了吧,为什么情况和小说上看到的不一样。明明按照概率分析,那本小说的行为与宿主行为相似度为百分之七十。
  【最近怎么样?拍戏还顺利吗?】段晨逸询问道。
  过了一会,对方才回复:【当然啦,一切顺利~你这周末有空吗?我周五结束拍戏,周六回来。我们一起出来玩!】
  【周六下午到周日都没有事情。】段晨逸一边回复,一边默默计算这几天要增加的行程。
  【嘿嘿,周末见!我连去哪一家吃烧烤都想好了!】
  在结束这段对话之后,段晨逸在屋内转了一圈,没有看到段百的身影,干脆直接说道:“段百,你在哪?”
  糟糕!
  段百假装自己已经离家出走,处于完全不在线的模式。
  一秒,两秒,三秒
  段晨逸揉揉太阳穴,然后从厨房给自己拿一杯水:“明天给你加餐。”
  纯白的猫从房间里面跑出来:【宿主,有何吩咐?】
  不知道为何,段晨逸觉得,自己从它的脸上看到了谄媚的表情。
  把眼睛从它的脸上移开,段晨逸选择先喝口水,随后才继续询问:“我现在能够兑换多少生命?”
  听到这个问题,段百眼中闪了几下,随后机械音响起:【宿主目前寿命可达到三十八岁零三个月。】
  “增长速度好像比以前要慢。”
  段晨逸能感觉到,自己现在每天的知名度都在提高。
  【是的宿主,年龄越高,需要的能量点就越多。其运转机制和这个世界网游升级的模式十分相似。只是系统可将宿主寿命计算细化到秒。】
  “比如我这一秒的寿命需要十个能量点,下一秒的寿命大概就需要十一个能量点?”
  【这么说也可以,但目前需要的边际能量没有那么大。能量点能够转化为其他类型能力,促进宿主生理机能的运转。但同时,身体无时无刻都在进行代谢更新。当身体无法维持代谢时,就需要能量点来帮助其正常运行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需要的能量点会越来越多。宿主每天坚持锻炼,其实能减少身体对能量点的相对依赖。】
  说到这里,段百舔舔自己的白爪子,往沙发上一趴,缩成个毛球球。
  【不过请放心,宿主虽然每秒都在消耗能量点,但其实这个社会每秒都在给宿主提供能量点。目前宿主的收入明显大于支出,因此不必担心。】
  段晨逸将杯中的水喝完,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听段百进行说明。有些事项他其实已经意识到了,但是看段百一脸认真和自己解释的模样,还是听着吧。
  【值得一提的是,据大数据分析,从微观个体上来说,宿主粉丝与朋友,对您贡献的单位能量值最多。他们很重视宿主。】
  “嗯。”段晨逸又喝了一口水,低低的回应着。
  【真为宿主开心。】
  段百跳到桌子上,然后被段晨逸抱起来。
  “等《黎明背后》播出的时候,情况会更好一点吧。”
  【这个无需质疑。】段百蓝色眼睛微微眯着,蹭蹭段晨逸的手心。
  其实有一点,段百没有说。
  在个体贡献的能量值名单中,聂雒禹是其中最高的,而其能量点的分类十分复杂,有崇拜,也有其他。
  段百在显示数据的时候,十分难得的犹豫了,它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主动把这部分数据添加上去。按理说,系统只需要显示段晨逸需要的内容便可,但是聂雒禹这个人在宿主心中的不一样的。
  因为段百考虑了一下,整个数据运转都比平常慢了百分之二。而数据分析之后给出的答案无法考据,说与不说五五分成。
  虽然他很希望宿主能有一个伴侣,但是,更希望这个伴侣是宿主自己喜欢,真心选择想要过一辈子的。数据只能作为参考,段百不想因为它们,而影响宿主自己的选择,哪怕一点都不行。
  人类的感情真是复杂,哪怕看了这么多资料,段百依旧无法完全明白。
 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,段百是站永远在宿主这一边,在宿主没有做出决定前,它选择一切以宿主自己的选择为重。还是不要进行干涉为好。
  要是所有事情都能用数据衡量就好了,那样的话,系统的工作量也会减少很多。
  但宿主有自己的打算,而段百能做的,就是在不违反系统总则的前提下,按照宿主的指令行事。这是段百在与段晨逸相处这么久后,对自己做出的最高等级指令。
  “段百。”段晨逸的声音响起。
  段百眼睛睁开,猫耳朵动了动。
 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?”
  段百听到这话,摇晃的尾巴停了一下,耳朵也耷拉下来。【没。】
  看段百这十分明显的表现,段晨逸心里面有数,换个说法:“最近看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?”
  听到这话,段百下意识浏览其系统的历史记录。
  看了虐恋情深类小说819个G,古早类言情692G。类似的电视剧电影动漫漫画若干,同时浏览了截至昨天为止所有与其相关的主题内容帖子,其中真人真事占比83.238%。
  噢,系统被这些数据洗脑了。
  段百有些警惕的竖起耳朵,湛蓝色眼睛直直的看向段晨逸,有些心虚的说:【系统看了一些论坛和小说,还有一点点其他东西。】
  段百真的不会隐藏情绪,只要留意,完全可以感觉到它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  “在段百心里,我很容易被影响吗。”
  【不是。】段百耳朵动了一下。
  “所以你有什么想说的,完全可以说”
  【宿主,聂雒禹是所有人里面贡献能量最多的,已经超过了规定的一般水平,数值过高。】说完,段百把脸埋在自己的肉爪子上,就这样不肯抬起来了。
  听到这话,段晨逸有些怔愣,脑海中浮现的是聂雒禹的面容。本来以为段百要说的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,没想到是这个,有些出乎他的预料。
  他张了张嘴,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最后只能回答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  【宿主,根据数据统计,产生这种情况的案例有58425个,其中百分之四十以相杀结束,百分之三十二以失败告终,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的人走到了最后。这些人都是相爱的,按照逻辑,应该会一直幸福的在一起才对。它们说,生活不像爱情,总会有很多不顺和分歧,这会消磨掉甜蜜,露出最真实的样子。当没有东西能够消耗,又没有解决方法的时候,结局已经注定了。】段百说这些的时候,还有一点小自豪,它又一次达到学以致用的成就。
  “它们?”
  【是我的前辈们。】
  “这些数据,包括了其他世界吗?”
  【是的。】
  刚刚说完,段百就被段晨逸拎了起来。
  “别想太多了。比起数据,我更相信自己的感觉。下次有什么事情别憋着,直接说。”段晨逸摸摸段百的小脑袋。
  【宿主......】这进展和我想的不一样啊。
  “还有,没事多看点励志文学。”段晨逸真心提议道。
  【......好的。】
作者有话要说:  四千字,得意一下。

  ☆、第 35 章

  转眼到了周日,因为提前有准备,聂雒禹没有被门房拦住,十分顺利的来到段晨逸家里面。
  “大段子,你家段百呢?”聂雒禹换好鞋,把自己买好的猫粮放桌子上,却没找到想看的身影。好久没有看到段百了,十分想念它毛茸茸的脸蛋和肚子。
  【哼,又一个觊觎系统美色的家伙。】
  “它出去玩了。”
  “段百今天早上出门去晒太阳,晚上回来。”
  “好吧。那只能下次再和它玩了。”聂雒禹感觉有些遗憾。
  “大段子,走走走,大爷带你去走遍市里一条街!”说完,聂雒禹戴上墨镜口罩帽子,整个人跟做贼一样。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话配上这样的动作,有种莫名的反差。
  段晨逸也戴上口罩,关上门,跟在对方后面。
  在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,房间传来哐当的声音,过了一会,书房的门被打开一条缝。
  段百从房间探出脑袋。左看看右看看,耳朵有些警惕的跟着脑袋一起动来动去,过了大概几秒钟,确定整个房子没有别的东西出现后,尾巴翘起来,慢悠悠的走了出来。
  它首先打开冰箱,把里面的小鱼干炸鸡薯条全部搬出来放到茶几上,然后尾巴随意摇了摇,客厅的投影仪被打开。
  段百走到沙发旁边,一个跃身跳上去,把自己盘成个小圆球,再用尾巴从茶几卷起一块饼干,慢悠悠的吃起来。
  想了想,段百觉得还缺少什么,在扫描一番数据库后,眼睛一亮。
  只见段百站起身,晃晃自己身上的毛,让它们显得更蓬松一点,头往后一靠,露出圆润的毛茸茸的下巴,两眼一瞪,露出个嚣张的大笑表情:【吼吼吼,从今天开始,这里就是我系统段百的天下了!!!】
  宣誓结束,段百恢复正常模式,把自己盘起来。
  先开始拆哪个呢?这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,那个看起来也好好吃。
  没有办法决定,段百干脆开启随机选择模式。尾巴一摇一摇,十分悠闲自得。
  【祝宿主有一个愉快的约会~】段百说完,喝了一口石榴汁,满意的砸吧一下嘴。
  ——
  聂雒禹专门开车过来,他坐在驾驶座上,每每向右看后视镜的时候,都能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段晨逸。
  段晨逸感觉到视线,侧过头,给他一个微笑,就看到聂雒禹转头目视前方。
  前方红灯,聂雒禹把车子停下来,电台中女主播的声音给人一成熟而知姓的感觉。
  “三年前的今天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问你,要不要和我过一辈子。两年前的今天,你缓缓向我走来,家父将你的手放到我的手中,那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回忆。一年前的今天,我们坐在家中,你的眼中映着烛光,说着十年二十年以后的我们还要这么过。下面这首歌,是一位朋友献给他的爱人的。在这里,希望所有听到这首歌的能,都能遇到一生的挚爱,遇到,那个对的人。”
  话音刚落,一段钢琴声无缝衔接,混合着鼓点与其他乐器,给人一种恋爱的温暖感。
  红灯传绿,前方汽车逐一开启。看到前面的车子离远了,聂雒禹踩下油门,只留下音乐在空中飘扬。
  车内两人没有说话,气氛却不尴尬。
  段晨逸默默的听着音乐,他能大致感觉到,旁边人的情绪波动有些明显。
  如果不是聂雒禹,而是换个人的话,自己就能和以前一样,直接给出回答,这样也能省很多麻烦。但是现在这种情况,反而有些拿不准。
  一首歌结束,车辆向前开启,高楼向后退去,副驾驶座的人抬眼看向窗外,神情莫名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到达预定的地点,聂雒禹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场。
  聂雒禹现在感觉有点激动,他手脚有点活动不开,脑子也不太在状态。莫名的,就想起之前跟发小一起讨论的事情。
  四天前,韩墨出差,正好路过聂雒禹拍戏的地方,就来吃个饭唠唠嗑。
  结束一天的工作,聂雒禹按照习惯登上自己的小号,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情况。
  韩墨看旁边盯着手机的发小,把盘子里面最后一个糖醋里脊放到自己碗里。
  嘿,竟然没反应?网瘾比我还大,有情况,绝对有情况。
  韩墨先把碗里的东西吃完,又给自己加满菜,这才慢悠悠的问:“看嘛呢?”
  一秒,两秒,三秒过去。“嗯,超话。”
  “你在看谁的超话啊?哪个美女?”一边说着,韩墨把自己和聂雒禹面前的盘子换了一下。
  看聂雒禹没反应,韩墨换个问题:“哪个帅哥?”
  听到这话,聂雒禹下意识回嘴:“比你帅的。”
  “啥,这怎么可能!我不信!”一听这话,韩墨不干了,他伸长脖子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,却被聂雒禹挡着,怎么也看不到。
  “喂喂喂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。”
  “你刚刚就够意思了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把肉都摆自己那了。”懒得理他,聂雒禹直接拿起碗筷开吃。
  吃完后,韩墨摊在椅子上,让肠胃自行消化。
  “小镊子,你最近怎么了?感觉不对啊。”韩墨调整一下姿势,力求将咸鱼式葛优躺做的更加标准。
  “我好像恋爱了。”
  哐当——
  韩墨赶紧稳住自己,顺便稳住快要倒下去的椅子。他眼睛眨了眨,还是没忍住秀出自己的白眼:“就这事?”
  “恭喜恭喜!你小子母胎solo这么多年,终于开窍了,不容易啊!这事必须庆祝起来!我看旁边那家小吃不错,去买点?”
  “滚滚滚,自己想吃别扯上我。你天天宅在办公室,要么趴着,要么吃吃吃,小心中年危机提前爆发。”聂雒禹直接戳穿这人的小心思。
  “到底是什么人啊能让你开窍?真不容易。一个圈子里的?漂亮不?姓格怎么样啊?回头带哥们认识认识?”
  眼看着韩墨话越来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