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

作品:《登峰(娱乐圈)

统为宿主筛选公司......】
  “我不签约公司。”段晨逸拿起一个杯子,为自己倒上一杯水。
  【???】
  系统觉得自己应该收回先前的话,宿主哪里省心了,这是要做些什么?一般明星都需要签约公司,不签约的当然有,但是他们一般都没啥资源,没资源就没有曝光度,没曝光度就没有知名度,没有知名度就没有能量啊!
  宿主怎么不按套路流程来?
  系统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时空穿梭产生了数据暂时紊乱,刚刚接收信息发生错误了。
  “我没打算签约公司。”段晨逸重复一遍。
  “签约公司是很好的选择,但是那意味着你需要履行对公司的义务。我不喜欢那样。”
  “我现在知名度一个很高吧?”
  【没错,宿主现在知名度很高,可惜不是什么正面的。一般影视资源都会饶过你。】
  “这只是暂时的。你相信我吗。”
  【系统没有相信一说。】
  “那下一个问题。公关的话,系统你可以做到吗?随时关注网络上的动态,稍微控评之类的。”
  【这是一个作为娱乐圈模块系统的必备技能。】
  “那我们签约公司,是为了什么?”
  系统有些答不上来。
  “那就这么决定了。”段晨逸站起来换成运动服,继续练习形体。这种事情重要在于坚持。
  “对了,谢谢你,遵守了我们的约定。”没有强硬删除网上的评论。
  【这是系统应该做的。】名为系统的白猫从沙发后面窜出来,耳朵微微垂着,有些失落。感觉系统没有给宿主带来什么帮助。
  “晚上加餐!”
  尾巴翘起,立刻精神。
  【好!喵~~】
  

  ☆、第 15 章

  就像系统分析的那样,这段时间虽然段晨逸知名度很高,有些类似于人尽皆知的那种类型,但却不是什么好的评论。
  也因此,找上门的通告通告少得可怜,还都是些奇怪的东西,稍微有些质量的产品根本没有。
  说起来有些残酷,但是这世道就是这样。人家找你代言,是因为你有足够的价值,你值得那些产品找你代言。
  进化论说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。我们常说那些动物纪录片太过残酷,节目里面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丧命。
  但是人类社会又友善到哪里去呢?
  考试排名分数,成绩绩效机遇,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竞争,到处都是看不见的硝烟。
 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,有些事情我们感受不到,只是因为我们身处其中。
  得意时会得意,失意时会失落,会自省。但是若想改变当前状态,想要从失败中站起来,你就收起眼泪,收起颓废与丧气,勇往直前!
  晚上,段晨逸在结束预定课程后,站在原地休息。他的汗水渗透出衣服,一滴从额前滑落到下巴,再到喉结,锁骨,浑身散发着男姓荷尔蒙气息。
  【宿主,你的电话。】系统将卷在尾巴上的手机递给段晨逸,是聂雒禹打过来的。
  “喂,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。”段晨逸刚刚结束无实体演戏,呼吸有些控制不住的急促,但说话的时候,嘴角却忍不住弯起一个弧度。
  “对啊,跟你说,我今天听闻了两个人耍大牌的风光事迹,那耍的可秀了,让人叹为观止。这是我听一个工作人员说的,他很喜欢听八卦。”聂雒禹明显在心里腹诽了很久。
  “嗯?怎么说?”
  “助理说他在进门的时候,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,旁边小助理给她递了一杯茶,她说太凉了,要烫一点的。过了一会,助理拿了烫一点的,她又说太烫了,问这是让人喝的么?然后就把茶直接泼助理身上了。又说自己不想喝茶,让助理给她换一杯咖啡。”
  “那工作人员有些看不下去,就想去说几句,但是有人动作更快。好像是那女人的死对头?这里称之为女二号。哦,那个泼茶叶的叫女一号。”
  系统在将手机给段晨逸后就潜水消失了,如今只有段晨逸一个人。
  段晨逸听着对方的话,直接点击免提键,随后将手机放在桌子上,给自己倒一杯水,然后走近手机,继续听聂雒禹分享他的八卦。
  “那个女二拉住小助理,对她说,那个女一号太嚣张了,要是真的觉得做不下去,可以跳槽给自己做助理。然后那女一号的脸就黑了。”
  “后来还讲了什么......我因为要开始拍摄,就没听QWQ”说到这,聂雒禹有些小心塞。
  “今天拍摄怎么样?”
  “当然很顺利,我是谁啊?”得意洋洋的语气,有些欠扁,有些可爱。
  “唉,还是纪导剧组给人的感觉好。虽然听不到什么八卦,但是那样我就可以一心一意的演戏了。跟你说,以前有一次一个不认识的女生突然找我聊天,说是我的粉丝,想要跟我合照签名什么的,我当时刚刚有点名气,也没想那么多,就很开心的答应了。然后......”
  段晨逸听到这话,有些明白过来。
  “当天晚上我就有了绯闻,好多人脱粉了,还被骂渣男什么的。我真的好冤啊!QWQ”不得不说,这时候作为演员的素养就出来了,聂雒禹语气悲痛异常,情感十分真实。
  “后来基本上拍一次戏我就要多一个或者几个绯闻,为了收视率,我也忍了。但是......真的好冤啊,我明明还是个纯情的小处男!”
  段晨逸看着对方一脸愤慨,决定还是不做评论。
  说到这,聂雒禹也有些心累。
  “天天工作忙成个傻狗,哪有时间谈恋爱啊?我莫不是在一个假的娱乐圈?”
  “也许吧。”段晨逸有些想笑。
  聂雒禹听到这话,沉默半晌:“我怎么觉得,你在敷衍我?”
  “没有,我是很认真的。”说罢,段晨逸还加了一个很重的嗯字,以此强调自己的认真。
  “啊——那我们继续讨论剧本吗?我真的不想演这个偶像剧了......每次睁着一个死鱼眼对女主说,女人,你怎么在这里,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啊啊啊!”
  “下次选剧本的时候,可以和公司说一下。选一些其他的题材。你每次都要嚎一次,最后不还是老老实实的拍戏。”
  “那是因为小爷有着很高的职业素养!”聂雒禹吼出来,那跳脱的样子与其演的霸道总裁角色形成鲜明对比。
  至于为什么自己会选这个电视剧……大概因为自己当时脑子抽了吧。
  “还要不要对戏?现在早点练完,就能早点睡觉。”段晨逸无奈的提醒。
  “哦。哎,这是一个表白的戏份。啊!!我这辈子的表白全献给电视剧和电影了!老子也想要甜甜的爱情,也想要软软的妹子!”一开始聂雒禹还打开剧本,看着面前的剧情和对话,整个人就不淡定了。
  又是这个,是它是它就是它!神TMD表白!!
  老子最近心情都那么不好了,天天做梦是这个,天天做个酸到掉牙的柠檬精,你居然还要我演这个东西!这是要我自酸吗?自己酸自己?哇我这命也太苦了吧!
  感觉对面人的跳脚,段晨逸有些担心:“你现在方便吗?要不然开视频吧。”
  “不用!”聂雒禹反射姓拒绝,随后觉得自己回复反应有些奇怪,又有些后悔,干脆直接切换到视频。
  段晨逸看着视频中精神有些萎靡的人,观察判断对方到底怎么了。
  好像有些没精神。工作太累了?还是最近没睡好。难得有些拿不准,段晨逸只好暂时将事情放一边,准备再观察一下。
  在这个对知识产权格外重视的年代,演员在接到试镜剧本的时候,还需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,确保自己收到的这个部分的情节不会泄露。每一个演员在决定演一部戏的时候,也需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。
  这事关到一个人的诚信与素养。网络将公众人物基本透明化,更何况是与社会相比,要小一些的娱乐圈呢?
  一旦你违反了保密协议,后果可想而知。
  因此聂雒禹并没有向段晨逸透露关于剧本的内容,但是偶像剧的套路,类型都摆在那里,就算细节不一样,大致框架还是有些相似的,并不需要知道剧本。
  感情是共通的,你只需要对一种感情有感觉,其他类似的感情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了。当然,凡事都有例外,一些电影对演员情感的要求十分细致,那就需要更加细致的体会。
  而对于聂雒禹来说,这种剧情真的已经很有经验了,他只是想让自己在这部剧里面的角色与以往演的其他角色分开来,他希望观众们能将自己演的相似的人物区分开。不管最后能不能被看出来,有几个人能看出来,反正他是这么尝试并做的。
  只求无愧于心。
  “要直接开始吗?你是男主,那我演女主的部分。”
  其实这样的剧情,我一个人就可以演,要不今天这个就算了,我们演别的吧。聂雒禹本来准备这么说,但是听到段晨逸的话,他又把话给硬生生憋回去了,喉咙动了几下,莫名的就是发不出声音。
  “表白......找些复杂点的剧本好了,那样比较有挑战力一点。可以吗?”看手机屏幕里面的人发起呆来,段晨逸询问对方意见。
  “嗯,我都可以。”聂雒禹听到自己声音涩涩的,有些暗暗吃惊。
  “青涩的,霸道的......嗯,感冒了?这个时候应该多喝水,你先去倒杯水喝,要热的,我来挑剧本。等你喝完我们开始对戏。”语气难得有些强硬。
  看着对方不容忽视的严肃神情,聂雒禹那随意的拒绝转了一圈最后又被自己给咽了回去。
  “哦。”说罢,他就跑去厨房倒水。
  还好,还有热水。
  倒了满满一杯分量十足的水,聂雒禹来到手机前,直接表演一口闷,喝完还将杯中倒过来,示意自己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完了,和在剧组里面一口闷的动作一样,带着些洒脱。
  不同的是,一个是在剧组,一个是在家里。一个是在戏中,一个是在现实。
  一杯是酒,一杯是水。
  酒能壮胆,水却会让人清醒。
  “开始吗?来来来,看本大爷将你碾压得死死的!”聂雒禹喝完,将杯子随意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手机接收对方传来的文件,他盯着段晨逸,亮眼放光。
  不得不说,聂雒禹有些期待段晨逸演女生的样子!不是有些期待,是非常,非常期待!
  段晨逸坐直身子,看着剧本,闭眼,然后睁眼,眼神有些闪烁不定。
  这个人在害羞,在纠结,在紧张。
  “我......”她支吾一会,终于下定决心,看向聂雒禹的眼睛,有着期待,温柔,以及那没有办法忽视的爱意。
  一道女声传出来,柔柔的,软软的。
  坚决的表情下,是一颗不安而敏感的心。它被死死的按住,却仍然从声音中露出些许端倪,那声音有些颤抖。
  “我喜欢你。”
  看着对方的紧张又失落的表情,聂雒禹想要回应。
  不对,我是要拒绝啊。
  雾草!
  聂雒禹忘词了,这不符合他作为演员的职业素养!这不可能,这不科学!!
  他表面镇定,还有些恰到好处的尴尬,这很符合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
  聂雒禹摆手示意暂停:“那什么,水喝多了,我去趟厕所。”
  水除了有各种各样的神奇功效,还能促进你的消化,催促你去......上厕所!!
  很好,没毛病,这波稳了。
  ......maybe
  话说回来,小段子啥时候学的伪音?连这个都会,厉害了
作者有话要说:  修改了一个情节

  ☆、第 16 章

  段晨逸做出个请便的手势,随后聂雒禹就没影了。
  看来水真的喝多了。
  过了一会,聂雒禹重新出现在镜头,他的脸上还有些水渍。感觉有点不舒服。
  他有些不耐的啧了一声,用手抹了一把脸。
  “我们继续。”
  对方现在给人的感觉和刚刚完全不一样,段晨逸知道,这是进入角色了。
  ————
  “我喜欢你。”女生语气羞涩和不安,她不敢看面前的人,头下意识想要低下来,但是又因为不舍得移开目光而选择继续看他。
  面前这人长得很帅,体育好,有义气,其实有很多人都喜欢他。但是同时,男生又因为不良少年的名声而被其他人惧怕。
  但是女孩知道,他很善良,经常会给路边无家可归的流浪猫流浪狗喂吃的,会在公交车上给老年人让座。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让座就让座,为什么要假装自己下一站就要下车的样子?明明离家还有很多路。
  后来渐渐的,她明白,男生可以冷静的面对冷言冷语,可以冷静的面对其他人的冷眼,却唯独对善意束手无策。男生像个刺猬一样。
  女生是敏感的,是自卑的,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心意能被男生知道。
  哪怕他一定会拒绝,但是,至少不要让自己后悔啊。
  “哈?你眼睛瞎了吧?快让开。”男生被拦下来,他刚刚睡醒,脑子还有点不清醒,整个人正处于低气压阶段,没听清楚女孩的话,也没有看清面前人,想都没想话就直接脱口而出。
  最烦这种事情了,我又不认识你,拦我干嘛?雾草,为什么弄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,麻烦死了!
  接下来肯定就要哭了吧。真要命,赶紧走吧,溜了溜了